火舞文学网
重生之要做后宫三千人 >第一章 初相见 第(1/3)分页

第一章 初相见 第(1/3)分页

[【网站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】

]

眼见大限将至,江山后继无人,前有狼后有虎,先皇无法,遂只好将皇位传给自己身边最信赖的右相,但饶是如此,却是立下遗诏,若是找回当年在外的流落的皇子,便要接其回宫,禅让皇位。

这也太……贫寒了吧。

楚玺云忽然觉得无从下脚。

在这档子事上,会被推到风口浪尖上的,无疑是楚玺云一人。

楚玺云忍住收回脚的冲动,抱紧了手中的汤婆子,施施然下了马车。

听着外面淅淅沥沥的雨声,长喜不禁又开始发愁。

“抱歉抱歉,失礼了,快请进来。”少女忙不迭把木门大敞开来,而后边叫唤道:“二哥二哥,有位美人哥哥找你哎,你快出来见见,可是个大美人啊……。”

但楚玺云,不知是为了自证清白还是如何,竟是自动提出要亲自去接人回宫,这其中的居心何在,着实令百官们深思。

长喜替他撑着伞,问:“皇上,要不您回马车避雨去,老奴去将小皇子请出来,如何?”

这穷乡僻壤的,走了那么长的路也不见一处客栈可以歇脚,也无一处人家烟火,四面都是荒芜的泥泞的小路,皇上这等天潢贵胄,怎受得了这等苦。

蒙蒙细雨不断冲刷着黄泥土,风吹枝桠呼呼刮着,夹着点点白雪,最容易让人觉得刺骨生寒。

南方雨水向来要比北方的多,尤其是乡下那种穷乡僻壤的地方,雨水混合着泥泞,道路坑坑洼洼,极难行走。

大内总管长喜面露关切:“皇上,再过几里路就要到惠水村了,您再忍忍。”

楚玺云昔年临危受命,替先皇接手了一大摊烂事,好不容易渐渐摆平步入正轨,现在却冷不丁冒出小皇子踪迹,谁会甘心呢?谁愿意将皇权如此拱手奉还呢?

少女口中的黑衣人应该是那些皇家暗卫,楚玺云点点头,温和一笑:“寒风凛冽,姑娘不放我等进去避避吗?”



长喜咳了一声,道:“这位姑娘,我等是来找薛帆薛公子的,可否让我等进去见上一见?”

临近年关,正值天寒地冻时节,楚玺云裹着一身白色狐裘靠在车壁闭目养神,怀里抱着个汤婆子,好看的眉宇紧紧蹙着。

“找薛二哥吗?”少女眨眨眼:“莫非你们跟那些黑衣人是同伙的,也是要请薛二哥回京的吗?”

马车正停在围着篱笆的茅草屋前,风呼呼刮着,楚玺云盯着屋顶,有一种对方随时都会风被吹走的错觉。

“进去吧,都到家门口了,岂可端着身份。”语毕,楚玺云率先走到前头敲了敲门,半响,门吱呀一声打来,从里探出一个少女的头。

只不过对方不愿配合进京,而且听说还遭人袭击,差点命归黄泉。

只可惜岁月更迭,时过境迁,派人去寻时,早就屋去人空,先皇风流恣意活了大半辈子,直到临终时也就只有两个公主,却是一个皇子也没有。

奉先皇遗命必须日日不休,天南地北去找皇子的皇家暗卫终于在一个月前将人寻到,原因还是流落在民间的皇子因为家境贫寒,不得不当掉当年先皇作为信物的玉佩,暗卫也是借此寻到了些蛛丝马迹,方才将人寻到。

而皇室宗亲里,都是文不成武不就的王爷,或者刚学会走路的奶娃子而已。

车轮子在坑坑洼洼的泥地里艰难地行走着,马车夫拽着缰绳,在风吹雨斜中不疾不徐地行走着。

此行是去接先皇流落在民间的血亲,据说是当时微服私访时,风流快活后留下的皇子,而后承诺等回京后会派人来接其母子回宫的,结果这一诺,直到要撒手黄泉,才恍惚想起自己在外还有一血亲骨肉。

那少女长相娇俏灵动,目光对上楚玺云的脸,便凝住不动了,喃喃道:“仙人下凡!”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目录 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