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舞文学网
重生之要做后宫三千人 >第二章 自荐枕席吗 第(1/2)分页

第二章 自荐枕席吗 第(1/2)分页

[【网站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】

]

“你这模样,确定自己不会半路夭折了?这锅我可不背。”

楚玺云巡视了一眼屋内,道:“收拾收拾,明天一早准备上路。”

就这家徒四壁,一贫如洗的,好像也不用收拾什么,反正回了京城,要什么有的是。

长喜听见门吱呀一声开了,还以为是楚玺云,一个“皇”字刚叫出口,便卡在了喉咙里。

他裹紧狐裘往里缩了点,眉眼微垂,带着点病态的美。

“喔……所以,您老不远千里上路,拼着染上风寒的危险,也要过来,劝草民寻死么?”南宫凛慵懒地吊着眉梢:“大美人,您老这是要护小爷走阳关道呢,还是地狱门呢?”

楚玺云拇指随意摩挲着怀中的汤婆子,边道:“此来目的你想必都知道了,我是谁你也了然于心,如此甚好,也省得我费口舌。”

语毕,他直接翻身下床。

南宫凛抱臂,稳如泰山。

“……。”



楚玺云凑近几分,眼神带着几分考究,南宫凛不躲不闪与他直直对视着,盘起腿,状似思索了下,才道:“大美人以为呢?是要我做雄鹰,还是要我做摊烂泥呢?”

南宫凛挑眉,穷追不舍:“要上什么路呢,大美人?”

南宫凛不置可否,你说的他确实成仙飞升了。

楚玺云从善如流:“要如何那是你的事,反正京城,你不回也得回,除非……除非你现在寻死,一了百了,就没有人逼你什么。”

楚玺云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着床头,道:“这床破烂,说不定哪天突然就塌了,你想不想换张床睡?”

楚玺云眸光微动,须臾似笑非笑:“你这乡野村夫,懂得可真多,鄙人都要怀疑,你成仙了。”

“观你的心性,可绝不是甘于屈居在这间茅草屋的人,雄鹰盼于翱翔天际,你呢?”

楚玺云退而求其次:“热水也行。”

两人大眼瞪小眼片刻,南宫凛不自在地扯回自己的袖子,口气凶巴巴:“娇气死了,热水没有,躺着,给你找药去。”

就你刚才那行为,不杀你就该感恩戴德了。

楚玺云捏了捏鼻子:“好孩子,给朕煮碗姜茶来。”

长喜睁大眼睛,抬脚欲进房里,却被南宫凛挡着路,他道:“不用看了,赶紧抓药去,你主子有多娇气,身为奴才心里没点数吗?还怕小爷骗你不成?”

他玩味的眯起眼睛,摸着下巴盯着楚玺云瞧:“大美人这是在……自荐枕席吗?”

南宫凛指使道:“找薛小满跟着一起去抓几味风寒药来,要不然你主子人要没了。”

南宫凛抹了下侧脸,没好气道:“穷乡僻壤,没有姜茶这玩意。”

楚玺云目光流转,语调无波无澜:“想多了,朕就是给个建议而已,至于如何取舍,那是你的事。”

楚玺云扯了扯他袖子,眼角发红,唇瓣有些发白,看起来多了几分我见犹怜。

楚玺云朝他勾勾手,南宫凛眯眼凑近了几分,一个喷嚏冷不防在他耳侧炸开,霎时满头黑线。

楚玺云循着声音望去,发现有一处屋顶正往下滴答着雨水,将空气淋得愈发潮湿。

说话间,楚玺云又接连打了几个喷嚏,出口的声音鼻音愈重。

外头的风吹得更紧,雨也下得急,茅草屋顶不断传来雨水敲打声,间或有水珠的滴答声。

南宫凛咋舌,这弱不禁风的,还想护送他?

南宫凛支起一条腿,漫不经心接话:“换什么床?龙床吗?”

“听说你不愿进京,又遭人追杀险些殒命,朕只好千里迢迢过来,亲自护送你回去。”

简直活腻了,居然还朝他第一魔头打喷嚏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目录 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