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舞文学网
重生之要做后宫三千人 >第三章 天下基业,非是儿戏 第(1/2)分页

第三章 天下基业,非是儿戏 第(1/2)分页

[【网站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】

]

“把你爹带回房里休息,娘去烧些热水,等会给他洗掉身酒气……。”

“相公!”杜玥不由张嘴惊呼,慌忙跑了过去将人扶起。

醉汉觉得五脏六腑都像是移位似的,难受得厉害,噗地一声将胃里的东西呕吐出来。楚玺云嫌弃地移开眼睛,抚了下额头,又觉得脑袋嗡嗡地疼了起来。

醉汉一脸痴相,色眯眯盯着楚玺云,蛮力地推开碍眼的长喜,张开双臂朝楚玺云身上扑去。

楚玺云挥出一掌劲风,将人甩飞到雨夹雪中,眉眼染着寒霜,让人不由望而生畏。

楚玺云喝完药后昏昏欲睡,床上连个像样的枕头都没有,像楚玺云这么娇贵的人,自然不会委屈自己,他毫不客气地拿南宫凛的腿当枕头,舒服地睡了一觉。

如果还是之前那薛帆,以其懦弱的性子自然会不计前嫌,只可惜现在换了个灵魂,可就没有那么容易善了。

不过念在现在是吃别人的,楚玺云并没有往其脑门砸,而是刚好砸落在对方的脚边。醉汉的脚步被迫停了下,楚玺云趁着这空档,出手如电,抓起对方的一条胳膊直接向后反转。

长喜忧心忡忡:“主子,要不老奴扶您回马车内休息会?然后再给您熬碗药,如何?”

到了日暮时分,雨势变得小了下来,杜玥肩上背着竹篓,一手撑着伞,一手边搀扶着个醉汉。

众人清楚地听见骨头碎裂的咔嚓声,随即是杀猪般的嚎叫声。

南宫凛冷眼旁观,将空了的药碗扔给薛小满,皮笑肉不笑:“杵这干什么,有没有蜜饯什么甜的玩意,拿点喂给你美人哥哥,不然要是苦死在这儿,可与小爷无关。”

楚玺云继续吃着果干,默然不语,心中暗暗把账记下,等回京城,看他怎么折腾这小崽子。

楚玺云慢条斯理咽下筷子夹的菜,而后猛地将手中的碗砸了过去。

自从知道薛帆是天潢贵胄后,态度简直殷勤得不行,跟之前动不动就打骂的态度形成鲜明对比。

“哎呦,大哥这是又喝高了啊,上了年纪,这酒伤身,还是少喝点为妙。”女子声音尖锐,长着副刻薄面相,她边说边朝南宫

是两男一女,薛帆同父异母的大哥和二叔二婶。

楚玺云霸道地将一罐子果干据为己有,即便口中苦得厉害,但吃相依旧斯文。南宫凛看着他将果干一颗一颗地往嘴里扔,忽然笑出声来,嘴上还不忘损道:“大美人,您老可真娇气。”

都不是什么善茬。

南宫凛挑眉啧了一声,大美人看起来弱不禁风的,出手间却是个狠人。

楚玺云捏着眉心,没说话。

长喜忙挡在楚玺云面前,冷声斥道:“放肆!”

几人围坐在一方木桌前,边赏细雨夹雪,边吃起粗茶淡饭。见着杜玥来了,薛小满忙不迭放下筷子,跑过去帮她扶着手中醉汉,嘴上边抱怨道:“爹怎么又喝成这副模样?成天醉得不省人事的,一身酒臭味,是不是还去赌博了?”

还未待杜玥把话说完,醉汉直接推开人,脚步东倒西歪地朝楚玺云走去:“美人,大美人儿啊……。”

杜玥嘴角上扬带着笑,但也掩不住她满面的愁容,她声音柔和,听起来便是那种性格温顺的女子。

“蜜饯没有,不过娘之前晒了些果干仁,我去找找。”薛小满忙不迭跑出门去,须臾,抱着巴掌大的罐子,掀开盖子,一股甜腻味潮湿的空气中泛开。

南宫凛被枕得腿全麻了,要不是看在那张皮囊上,早就将人给千刀万剐了。一觉醒来的楚玺云终于感觉到了饿意,于是薛小满高兴地到灶台前捣鼓了顿饭菜。

南宫凛盯着他苍白的侧脸瞧了会,难得生出几分恻隐之心,张嘴欲要说话,又有人打伞从外面进来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目录 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