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舞文学网
重生之要做后宫三千人 >第六章 挤出的父爱只会讲故事 第(1/2)分页

第六章 挤出的父爱只会讲故事 第(1/2)分页

[【网站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】

]

“杜夫人,朕之前说了,踏出那座茅草屋,这世上,便再无薛帆此人。”

又是一声惊雷轰隆而下。

“唉,真是狼心狗肺的崽子。”楚玺云脱掉靴子往床上挤:“以后你便没了娘亲在身侧撒娇,朕是看你可怜,才想着来陪陪你。”

半夜,又开始淅淅沥沥地下起雨来,并随着电闪雷鸣,在黑夜中肆意咆哮横行。

南宫凛抓了抓头发:“不许摸老子脑袋,还有你是不是又犯病了?烧糊涂了?老子没做亏心事,天不怕地不怕,会拍打雷?”

语毕,杜玥跪下磕头行了一礼。

他翻身盯着楚玺云的侧脸

大魔头闭眼装死 ,拒绝与某人交流。

而且还用那么慈爱的眼神盯着,简直让活了半辈子的大魔头浑身直起鸡皮疙瘩。

南宫凛嗤笑:“所以呢?打算给老子母爱,然后让老子改口叫你娘是吗?”

他笑起来是那般风华绝代,杜玥眼中闪过一抹惊艳,随即垂下眸子,低眉顺眼道:“皇上的用意,民妇知晓了,帆儿以后,便全靠您仰仗了。”

楚玺云怜爱地揉了下他的头:“别怕,有哥在,电闪雷鸣也降不到你头上。”

楚玺云似是看出杜玥的想法,笑了笑,道:“放心,朕并不是心狠手辣之人,非到万不得已,不会滥杀无辜的。”

闻言,楚玺云双手交叉支着下巴,莞尔一笑:“这个问题,太子也问过,想必这天下所有人,也都好奇着,朕若回答,朕不贪名利,只想做个闲散居士,怕是也没几个人相信,不若让人去猜,反正来日方长,届时答案自会分明。”

大魔头烦躁地坐起身:“三更半夜的,您老要是睡不着,就去雨中漫步,能别在这里死死盯着人看行不?”

楚玺云大发慈悲地将人放开,温声细语:“你乖,朕就不打你。母爱给不了,父爱嘛,勉强挤挤还是可以出来一点的。”

南宫凛抱臂:“睡不着。”

他忍,等重新修习好内功心法,看他怎么收拾这老成持重的大美人,一定让人跪下叫爷爷!

要是在前世,以他惊天的修为,对付楚玺云简直易如反掌,

杜玥双手绞着衣角,良久,终于壮着胆问出一直压在心中的疑惑:“皇权高大至上,皇上您……为何愿意让给帆儿?”

大魔头现在那叫一个恨呐,早知如此,当时就应该进宫弑君。

南宫凛眯眼:“该不会是你自己怕吧?”

楚玺云拉过被子给两人盖好:“朕今晚陪你睡,赶紧休息吧,明天就要开始赶路了。”

“别张口闭口老子的,有损文雅。”楚玺云抬手给了他一个爆栗,大魔头立马炸毛,扑上前要与人干架一番,楚玺云抓住对方的手腕,把人怼到了墙壁上,然后照着又狠狠敲了他一记脑瓜子,扯着南宫凛耳朵道:“就你这身手,还想跟朕杠,不自量力的小兔崽子。”

杜玥动了动唇,良久,又重新叩了个首,颤声道:“民妇谨记。”

楚玺云道:“杜夫人,你跟小满便先行一步进京,朕让暗卫们护送你们,但若有遇见危险,生死关头该如何取舍,夫人深明大义,一定明白。”

烛火照在楚玺云的侧脸上,勾勒出他的隽冷凉薄。

空气安静了几秒,杜玥的声音缓缓响起,压抑着几分哽咽:“民妇可否,再见帆儿一面。”

杯子里的水已然冷了,楚玺云倒了点热水混上,一饮而尽,才继续道:“朕在京城西郊外有处别苑,夫人和薛姑娘便搬到那里去住,朕也会安排人手,护你们周全的。”

楚玺云敲了下桌子,几十个黑衣暗卫立马现身而出,单膝待命。

大魔头气极,什么叫虎落平阳被犬欺,这就是了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目录 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