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舞文学网
重生之要做后宫三千人 >第八章 你应该也让我瞧瞧 第(1/2)分页

第八章 你应该也让我瞧瞧 第(1/2)分页

[【网站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】

]

“礼尚往来,你应该也让我瞧瞧。”

当温热的双唇相贴时,空气弥漫着前所未有的诡异。

楚玺云坐起身子,狠狠甩了大魔头一个大耳刮子,步伐仓皇地离开。

楚玺云捏了捏眉心,抬手让长喜去唤两名教习女官,让

在不要脸的人面前,要脸的人必定是处于下风。

这次换楚玺云不依不饶,两人在殿内上演着你追我赶的戏码。

“喔,我在心里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啊。”

楚玺云:“……。”

这次的枕头是往姚琦怀里的书砸,哗啦落了一地书册。

楚玺云盯着眼前这个矮自己半个头的小兔崽子,闭了闭眼,而后膝盖猛地一抬,往对方命根子踹去,出手那就一个狠。

南宫凛捂着火辣辣地左脸小声吸气,这下手,忒狠,还不讲理,到底谁占谁便宜,搞清楚好吗!

楚玺云脸色可疑地红了起来,忙移开视线,掩饰性地咳了一声:“朕过来看看你有没有惹事。”

南宫凛反应迅速,保住了自己的小兄弟。

碍于狼崽子的性子,楚玺云放他一个人在东宫有些坐立难安,觉得临睡之前还是要去东宫瞧一遍。

须臾,南宫凛似笑非笑:“瞧够了吗美人?要是看不清,需不需要挪近点?”

楚玺云退到屏风角,眼尾勾着抹红,南宫凛欺身而上,扯着对方腰带道:“脱不脱,不然老子可就自己动手了。”

扰人清梦最是可恶,南宫凛顶着暴躁的起床气,杀气腾腾地将另一个枕头也扔了过去:“滚犊子,老子不学那破玩意。”

姚琦扶着老腰,在楚玺云面前流了一把辛酸泪:“皇上,臣尽力了,只是殿下他不配合,臣也无能为力了,臣活到这年纪,正是可以享福的时候,可不想就那么快夭折了。”

姚琦不气馁道:“殿下,书中自有黄金屋,学之能让您受益匪浅,皇上和大楚子民对您寄予殷殷厚望,望您成龙……”

回答他的是一个飞来的枕头。

屏风里头有水声哗啦响起,楚玺云下意识走近一瞧,正好瞧见了一副美男出浴图,不禁愣住。

姚琦被砸了个眼冒金星,缓了会,依旧维持着好脾气:“殿下,学而时习之,不亦乐乎,咱们先从四经五书开始讲起吧,亦或是殿下您之前学过了,懂的话就全默背一遍,然后臣才可以教您别的。”

地下湿滑,楚玺云一个没注意,脚下打滑往前摔去,摔倒的瞬间,还不忘拉个垫背的。

剩下的话都被一床被子给砸回了肚子里。

想他前世虽然活得肆意潇洒,却是洁身自好,连女人的手都没摸过,更别提亲人了,现在倒好,让大美人占了便宜,不识好歹就算了,还打脸,妥妥的仗势欺人!

“你放肆!”

“……。”楚玺云推了推他:“把衣服穿好,没有人样,至少也要打扮出一副狗样。”

说着,南宫凛便伸出手去,楚玺云警铃大作,又气又羞地往一旁躲,南宫凛抓过一件外衣随意披上,而后不依不饶扑上前,誓要一探究竟。

南宫凛大大咧咧往他跟前凑,饶有兴致盯着那越来越潮红的脸庞瞧:“我有你也有,害羞什么?莫不是……你其实是太监,或者是……女扮男装?”

见宫人们都侯在外头,房门紧闭,不禁狐疑对方又要整什么幺蛾子。楚玺云将门一把推开,径直走了进去。

有水珠滴落在毛毯上,南宫凛朝楚玺云走近,摸着下巴玩味道:“大美人,你这身龙袍穿起来,看着倒是挺人模狗样的。”

第二天一大早,便有一个四五十岁的男人抱着两沓书,用一种循循善诱的口气道:“一日之计在于晨,殿下,起来背书了。”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目录 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