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舞文学网
重生之要做后宫三千人 >第十章 不脱也得脱了吧 第(1/2)分页

第十章 不脱也得脱了吧 第(1/2)分页

[【网站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】

]

“啧,估计淤青了,有没有药膏,拿些抹上去。”

想他大魔头活那么大,还没有敢打他的脸。这要是在前世,绝对弑君!

“皇上,太妃和二公主求见。”长喜的声音适时在门外响起。

“本公主只不过是实话实说。”楚馨月跑到楚玺云面前,摇了摇了他胳膊:“云哥哥,他刚刚态度你也看见了,乡野来的,就是莽夫一个。”

楚玺云言简意赅:“滚。”

“……。”什么叫恩将仇报,这就是了。

他捂着腰侧,缓缓蹲到地上,呼吸有些急促,南宫凛起初还以为他是装的,挑眉笑道:“碰瓷呢大美人?”

楚玺云皱眉:“二公主注意言辞。”

她挑了把椅子坐下,对南宫凛招了招手。

边说,边挖了些玉肌膏抹上去。

楚玺云瞪了眼狼崽子,捂着腰重新坐回椅子上,淡声道:“进来。”

楚玺云抓起奏折朝他脑门扔了过去,南宫凛侧身一躲,捡起地上的奏折反扔了过去,楚玺云为了避开,没注意到身后的四角檀炉,腰侧狠狠磕了下角,脸色霎时都发白了。

抹好药后,楚玺云抬手将衣服拢好,又给了南宫凛一个大耳刮子,冷酷道:“滚。”

楚玺云:“……。”

几本厚厚的奏折敲在头上那叫一个疼,南宫凛捂着脑袋,忙从御案上跳下去:“楚玺云,老子这脑袋无价之宝,打坏了你赔得起吗?”

南宫凛就是属于那种天生反骨,仗着楚玺云现在无力反抗,自己动手去扯他衣带,边点评道:“肤色不错嘛,白皙如雪,身材也不错,就可惜太细皮嫩肉了,娇贵,稍微磕着碰着,就紫了那么一大片。”

杨玉莹一进门,视线精准地落在南宫凛身上,掩唇浅笑,目露慈爱:“果然跟先皇长得很像,好孩子,过来哀家看看。”

二公主楚馨月见状,柳眉倒竖:“不就一个外来的野杂种,怎么跟太妃说话的!”

南宫凛因为挨了一巴掌的事,此刻火气正旺,闻言口气犯冲道:“凭什么要老子过去,你自己不会过来啊?没手没脚?”

杨玉莹一开始见了楚玺云还勉强地行行礼数,后来干脆连勉强也懒得勉强,说话也都是阴阳怪气。

“道德经啊,这简单。”南宫凛暧昧地捻起楚玺云的长发,不假思索:“酒力渐浓春思荡,鸳鸯绣被翻红浪,鸳鸯被里成双对,一树梨花压海棠,从此君王不早……哎嘶……”

楚玺云抽回自

“听说先皇在外的皇子找着了,哀家过来瞧瞧。”

南宫凛抹了下脸,强迫自己深吸口气冷静冷静,要不然怕那娇贵的美人脸一扇就给晕死过去,他绝对加倍奉还呼几个耳刮子过去。

杨玉莹:“……。”

太妃是先皇在世时的皇贵妃,浑身打扮得珠光宝气,企图用雍容华贵的胭脂水粉掩盖掉岁月的痕迹。

南宫凛到龙床翻了翻,摸到了在玉枕下一盒玉肌膏,他瞧了瞧楚玺云,道:“这下你这衣服,不脱也得脱了吧?”

他声线本就清丽好听,尤其是说话语调虚弱的时候,听起来就跟撒娇差不多,又软又苏得不行。

闻言,楚玺云声音低低道:“在床头有。”

南宫凛不自觉扯了下耳朵,过去蹲在他面前,伸手去碰了下楚玺云手指捂着的地方,惹得对方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楚玺云打量着他:“既然是天纵奇才,那背几句道德经听听。”

楚玺云闭着眼睛,声音有些无力:“疼。”

因为楚玺云得了便宜坐上皇位一事,杨玉莹对他的意见不是一般的大,却又碍于规矩,不仅要对一个臣子行礼,说话还得客客气气,怎么想怎么不甘心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目录 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