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舞文学网
重生之要做后宫三千人 >第十二章 你这帝王心,好算计啊 第(1/2)分页

第十二章 你这帝王心,好算计啊 第(1/2)分页

[【网站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】

]

楚玺云连人带被滚到他身边,撞了撞他。

等了半响,门被里边人呼地打开,南宫凛裹着身低气压,烦躁道:“叫太医去,还有烧些热水过来。”

养心殿重新点起火烛,灯火通明,所有人因为楚玺云的病而彻夜未眠,反观他心安理得地享受别人的伺候,喝完药后睡得昏天地暗。

楚诗涵坐在铜镜前,拿着眉笔替自己画着眉,边道:“顺便去御膳房拿些糕点,皇弟回宫

良久,大魔头呼地扯掉被子,扔到楚玺云身上,把他包裹得严严实实往里推,然后臭着脸穿鞋下床,倒了杯温水给他。

楚玺云捂着唇,撕心裂肺地咳嗽着。

楚玺云探出脑袋,作势又要朝他打喷嚏,南宫凛连忙用被子捂住脸:“你再打,老子就卷铺盖走人。”

东琳微微屈膝:“是,奴婢这就让宫人把它们都拿去烧了。”

长喜步下玉阶,从陆梓川手里接过奏本,双手呈到楚玺云面前,楚玺云一目十行翻看了会,而后淡声道:“将相关人等都关押起来,撤掉刘赫邴的官职,查封家产全部充公,将人押解进京,其余的事,等人到了京城再说。”

“……。”南宫凛接过空杯往桌子一磕:“要水没有,要命一条。”

南宫凛时不时拧干湿布给他捂额头上,等人烧彻底退了后,已是黎明破晓之际,脑袋刚沾上枕头,就被人提着领子从床上拽起。

南宫凛用热水狠狠搓了会面皮 ,又重新爬上龙床 ,对着那窝棉被用力揍了一拳:“大美人,老子明天要是病了,咱们就一起在这床榻上同病相怜,缠缠绵绵。”

把他当男宠呢?要暖床还要伺候,把你楚玺云美死!

“你这身子骨,真是弱鸡得不行啊。”南宫凛玩味地摸着下巴,盯着那张潮红的美人脸瞧,须臾,恍然地拍了下脑袋,道:

猛然灌进来的冷风,冻得楚玺云打了个惊天动地的喷嚏,南宫凛这一招可谓是伤敌三千,自损八百,被鼻涕星子糊了满面。

楚玺云一口气喝完,舔舔唇道:“朕还要,要烫些的,你去给朕烧点。”

“启奏皇上,漳州御守贪污一案,底下的人都交代清楚了,这是臣整理出来的奏本,请皇上过目。”

听见对方贪污一事后,楚诗涵神情淡淡:“谋财害命是罪不可赦的死罪,既然有胆子做,就要有胆子承担,东琳,去把前些天从漳州那边送来的首饰,蜀锦等,都拿出去烧了,本公主福薄,可用不起那些玩意,免得皇上知道了,还当本公主也跟着贪污受贿。”

刘赫邴为漳州御守,说起来跟皇室算是有些关联在里头,细算去了,可以说是跟大公主的表舅,只不过亲戚关系不算那么亲而已。

金銮殿内,南宫凛顶着两个黑眼圈,眼皮子不住打架,心里反复问候着楚玺云的祖宗十八代。

他猛地扯掉被子,一头扎了进去。

早知道就应该看楚玺云缠绵病榻来着,果然做人不能心慈手软。

候在殿外的长喜听见了,轻扣了扣门道:“皇上,可用老奴去传太医?”

若不是刘赫邴在外一直打着这名头,都没人知道有这层关系,包括大公主本人。

“跟朕一起去上朝,多学多听。”

楚玺云继续撞。

宫人们都退到殿门外守着夜,楚玺云现在能使唤的,也就一个南宫凛。

南宫凛闭眼装死。

大魔头拽高被子,打起呼噜。

“大美人,你让孤来养心殿睡,其实是变着法儿给自己找个暖床的吧?啧啧,你这帝王心,好算计啊。”

楚玺云将脑袋又缩回去,声音闷闷从被窝里飘出,带着浓重的鼻音:“朕要喝热水。”

“……。”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目录 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