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舞文学网
重生之要做后宫三千人 >第十三章 孤允许你拜倒在孤的皮靴下 第(1/2)分页

第十三章 孤允许你拜倒在孤的皮靴下 第(1/2)分页

[【网站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】

]

他将糕点整个都扔进嘴里,慢慢嚼着,楚玺云捏着茶杯,恨不得将它砸到狼崽子脑门上。

又随便寒暄了几句,几个皇族子弟率先离开,等人都走后,楚诗涵才问起以前的事:“听说你以前常遭人欺负,前头日子过得不如意,也幸都过去了,你此番前来,生母没有一块跟着吗?就不怕留在那里,遭人欺负吗?”

南宫凛支着下巴:“这个难题,大美人自有安排,轮不到孤插手。”

这人,好似将一切都看得很是透彻,乖张得有恃无恐,城府高深,难以捉摸,来日若习得本领在手,绝对是个难缠的强者。

楚钦:“……。”

楚玺云:“……。”

楚玺云抬脚,朝他踢了过去。

楚诗涵最终还是将原因归根为对方与自己刚见面,精神上还处于戒备状态,所以才会这般爱搭不理。

楚玺云一边深思,一边注意着外头的动静,只听楚钦道:“殿下如今回宫,该是要开始学习些政务,若殿下有那些不懂的,可以随时宣召臣与您探讨下。”

楚诗涵瞧着对方与先皇相似的眉眼,勾唇笑道:“皇上天资卓越,他当年十七岁三甲及第,官拜状元,十八岁政绩出秀,官拜右相,二十二岁受命于天,荣登九五,听着,是不是觉得老天厚此薄彼极了?”

楚玺云:“……。”

南宫凛摸着下巴:“怎么?你对为君之道有深入探讨过?野心不小啊,小白脸。”

精致糕点摆满了整整一桌,着实很让人眼馋,唯独大魔头盘腿坐在椅子上,面无表情,他没动,自然也没有人敢先拿去吃。

楚玺云:“……。”

他这样的人,确实不该埋没在乡野,只是这样的人,又怎会甘心在乡野屈居十几年?

他这模样,楚诗涵也摸不清他什么态度,究竟是认真听了,还是只当耳旁风而已?

南宫凛指了指桌面还剩的糕点,挑着眉梢:“怕死不?不怕的话就拿去吃,甭客气。”

反正来日方长,慢慢来吧。

“听闻皇上要亲自授你为君之道,他德才兼备,授学时,你虚心受着便是,不过也要学会自我分辨对错,明白吗?”

南宫凛眯着眼,随即为难地皱了下眉道:“大美人说了,不能随便吃别人给的东西,这皇城中,阴险的人多了去了,最喜欢干下毒害人,尤其是皇室的人,更要提防着。所以,不是孤不喜甜食,而是谨记圣喻,保命。”

南宫凛淡淡撩着眼皮,照样没吱声。

如果可以,荣亲王世子真想将桌上的糕点都糊对方脸上,然后甩袖摔门走人。

楚诗涵走后,楚玺云立马绕出屏风,笑容温和地盯着狼崽子瞧。

南宫凛看她,没接话茬。

楚玺云有些气闷,同时对狼崽子又多了几分考究。

南宫凛这一番话,让众人表情皆微妙了下,而后楚诗涵捻起块糕点,放到唇边咬了一口,微微一笑:“现在皇弟,可以放心吃了吧?”

造谣!不知道的都以为他背地里在挑拨离间皇室关系!

南宫凛挑了下眉,缓缓拿起一块糕点,边放到眼前边端详道:“当然放心,毕竟如果真的下毒,那都是在暗地里,这么明目张胆让人怀疑的,岂不是傻。主要是大美人他啊,给孤科普了些古来皇嗣遇害的案子,听得孤有些多疑罢了。”

楚诗涵细细打量了他一会,而后笑道:“皇弟是不喜欢甜食吗?还是你喜欢吃什么,让宫人们去御膳房拿。”

好极了!小兔崽子死定了,给他灌瓶鹤顶红算了!

楚诗涵见他没应声,便接着道:“本公主生于皇室中,虽插手不了朝堂事,也知道治理天下的不易,尤其,是想要一个太平天下。”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目录 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