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舞文学网
重生之要做后宫三千人 >第十五章 两年不见,你还是这么娇气 第(1/2)分页

第十五章 两年不见,你还是这么娇气 第(1/2)分页

[【网站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】

]

楚玺云:“……。”

他抱臂俯身,凑近楚玺云面前,笑得张扬:“到时候床上打架,再来一分高下。”

“咳咳……”常将军脑回路又开始飘飘然。

春雨送走冬寒的最后一抹料峭,炎夏带走晚春的最后一缕清凉,秋风吹走夏季的最后一撇炎暑,初雪落走深秋的最后一丝昏黄。

常弘武嗫嚅着唇瓣,尽量控制自己的眼神不往上瞟,道:“末将一定会守口如瓶的。”

楚玺云伸脚过去踢他:“滚下去,跟常将军进军营历练去。”

楚玺云摆摆手,打了个哈欠:“不必多礼,怎么这么早过来了,早朝时间都还未到呢。”

南宫凛视线凉凉从他们身上划过,而后漠然不语,身无本事,嘴上功夫再厉害又如何,出口的那叫废话,不如尽早脱胎换骨,再来收拾这些东西。

啥?说白了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白脸而已对吗?所以皇上为何舍得将人就这样直接扔到军营来,难道这就是所谓真爱的信任,对太子殿下的能力有着极高的信任。

年关将至,燕北大军已经开始

南宫凛眼神微妙,似笑非笑看向楚玺云:“这看着,像是个好欺负的傻大个,确定是你方才口中的那个常将军?”

楚玺云推开凑近的脸,笑骂:“滚。”

常弘武犹犹豫豫挪着步伐进了内殿,眼睛不敢随便乱瞟,垂着脑袋抱拳行礼:“末将参见皇上,太子殿下。”

楚玺云:“……。”

长喜试探地敲了下门,道:“启禀皇上,常将军来了。”

长喜又敲了下,隔了会,动静停了下来,再隔了会,里头才传出楚玺云清丽的声线:“让人进来。”

楚玺云觉得自己应该还没睡醒,才琢磨不出对方话里的深意。

常弘武:“……。”

有些富家子弟闻言,从鼻孔中嘲笑出声,果然就是废物一个。

既然如此,他也要更努力地把毕生所学,都传授给太子殿下。

常弘武将军营的军纪详细说了一遍给南宫凛听,然后问:“殿下大概会哪些本事?说了末将也好有个底。”

南宫凛进了军营不到半年时间,便随着常弘武的燕北军一起前往边关,楚玺云偶尔写信给常弘武过问几句南宫凛的情况,对方回信里头的马屁拍得,简直一个赛一个的响当当,楚玺云都要怀疑,狼崽子近水楼台,把人给收买了过去。

练武吗?

四季更迭,春去秋来,严寒酷暑间,转眼已是过了两个年岁。

南宫凛背着手,道:“什么也不会,需要从最基础的扎马步开始学起。”

南宫凛跳下床,哼笑道:“大美人,小爷走了可别太想我,等孤练出一声本领,再来给你暖床侍寝。”

而且还要将人给护好了,毕竟可是皇上的相好,免得要是在军营出了事,皇上怪罪下来,帝王一怒,伏尸百万,那军营只怕就得变成乱葬岗。

军营里头,放眼望去,都是些五大三粗的汉子,不过也有心高气傲的官家子弟,几乎都是难相与的角色。

“站住,回来。”楚玺云将转身欲要离开的人叫住,莫名其妙:“你走什么?”

这肯定是在拐着弯的责怪他太早过来坏了好事。

什么罪?你不知什么?朕更不知你什么罪?

于是,常弘武的头垂得越低:“不知者无罪,还请皇上恕罪,末将现在就走,您继续。”

里头传出奇奇怪怪的动静,听着像是床板咯吱声,又好像是东西摩擦的窸窸窣窣声,长喜纳闷,大早上的,皇上跟太子在里头干嘛呢?

常弘武:“……。”

对于这位乡野来的太子,他们皆是一脸鄙夷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目录 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