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舞文学网
重生之要做后宫三千人 >第十六章 这么个捂法难热 第(1/2)分页

第十六章 这么个捂法难热 第(1/2)分页

[【网站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】

]

“老子提前到的,有意见?”

三千青丝吹拂着南宫凛的脸,他贴着楚玺云耳侧,压着嗓音:“孤教你舞剑如何?”

“哼。”

“呵,本事多着……”

楚玺云又从他的背后攻上,动作间衣诀翻飞,额间梅花妆似火妖娆,衬得他如雪中艳鬼。

大白天的发什么情?活该!

楚玺云后背抵着树干,披风早在打斗时掉落在了雪地里,寒风瑟瑟趁机钻进衣领里,冷得骨头都发起麻意。

梅枝化作剑刃,白雪化作飞沙,在两人的瞳孔中擦出星星火花。

楚玺云抬腿向后踢,而后转身斜掌朝他面门劈去,南宫凛勾起嘴角,两指合并捏出一个口诀。

南宫凛倒抽一口凉气,觉得自己的命霎时去了大半,楚玺云冷眼旁观:“自找的!”

被灌注着内力的梅花枝犹似带着雷霆万钧之势,残影如寒霜,挥着剑气射向南宫凛,南宫凛疾速往旁侧身,抬掌卷起千层雪,裹着寒风,如飞龙呼啸,将挥洒至跟前的剑气悉数吞噬。

“你我皆为男子,有什么好害羞的?”南宫凛又凑近他,薄唇几乎再次贴上楚玺云的:“难不成美人儿你……被亲一口就能像女人一样怀孕的?”

南宫凛将人从雪地上拉了起来,才一个不留神,便被对方抬膝狠狠踢了下自己的小兄弟。

南宫凛的话还未说完,只见楚玺云折下一根梅花枝,挽出个漂亮的剑花,朝他攻了上去。

南宫凛将他放下,然后把人逼至树干上,俯身笑意吟吟:“甘不甘拜下风?”

南宫凛的手是温热的,热意透过相贴的肌肤传达到身上,楚玺云不由舒服地眯了下眼睛,而且他发现南宫凛凑得近了,附近温度都回暖了不少,整的就跟个行走的火炉差不多。

他抱紧胳膊,尽量控制让自己说话不哆嗦着:“你的内力和武功,不像是常弘武教出来的?招式别特,功法霸道,是谁教你的?”

趁着此时,南宫凛迅速抬掌打向他的肩头,楚玺云不敌,顺着他的掌风向后飞去,眼见着要撞上树干,腰间一紧,南宫凛打横抱着他,在空中飞旋落下。

看着他那张红潮越来越满的双颊,南宫凛忽觉心情大好,两年不见,大美人还是这么有趣。

“真是没用呐,你现在可不是孤的对手了。”

南宫凛劈掌飞去,抬手嵌住对方的手,旋身至楚玺云身后,胸膛贴着他的后背,一手带着那只持梅花枝的右手,一手箍着他的腰身,挽出凌厉的剑花,霎时间,漫天飞雪,斑驳在这方天地间。

楚玺云探究的目光在南宫凛身上扫视,对方桀然一笑,抬手捏起楚玺云的下巴:“天赋异禀,自学成才,怎么?嫉妒啊?”

有金光自他指尖萦绕而出,如长虹贯日,笼在楚玺云的周身,有的化作长蛇缠上他的双足,禁锢住其动作,南宫凛趁机疾行而上,抓住他的手腕向后反拧,夺过梅花枝,反转着划向楚玺云的喉间,另一只手顺着对方的手臂向上摸去。

楚玺云眯着眼,躲开扔过来的雪,火红狐裘在雪地里打出了一个优美的旋儿:“军营两年,你就练出了弑君的本事?”

回应的是一声冷哼。

南宫凛缓了会气,也抓了把雪朝楚玺云反扔过去:“大美人,你最好别惹老子,要不然,现在弑君根本不在话下。”

楚玺云抓了把雪向他扔去:“朕问你话呢。”

楚玺云:“……。”

南宫凛闭着眼睛,琢磨着要如何把这大美人给弄断子绝孙去,楚玺云踢了下他的脚:“不是明天才到的吗?怎么提前了?”

楚玺云有些羞恼,奈何双手和双足被禁锢着,出招不得,只得拧腰向后,堪堪躲过刺至喉间的枝头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目录 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