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舞文学网
重生之要做后宫三千人 >第十七章 喜欢就给爷笑一个瞧瞧 第(1/2)分页

第十七章 喜欢就给爷笑一个瞧瞧 第(1/2)分页

[【网站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】

]

“你猜。”南宫凛打了个哈欠,耷拉着眼皮,看起来有些昏昏欲睡,楚玺云知道他定是日夜兼程赶着路,没怎么休息过。

长喜绞着脑汁思索了会,才领悟过来狼崽子说的是谁,笑呵呵道:“殿下方才出去了,说他晚点会再回来的,还特意交代老奴,要是您醒了,得到御膳房传些晚膳,大鱼大肉的,看着您多吃点,把您养成个胖墩,才好滚着雪球玩。”

楚玺云:“……。”

语毕,呼吸声立马变得均匀起来,秒睡了过去。

长喜小跑着走进殿内:“老奴在,皇上有何吩咐?”

楚玺云敲了下他脑袋:“胡闹,你可知要是万一稍有差池,敌营之中,又是孤身一人,你插翅难逃。”

楚玺云:“……。”

再次醒来时,已经是月上梅梢。

前半句听起来挺感动的,后半句,啧,不听也罢。

闻言,南宫凛轻描淡写:“练练手而已。”

楚玺云翻身坐起,狐裘从身上滑落到了腰间,他伸了个懒腰,半阖着迷糊的凤眸,唤道:“长喜。”

楚玺云撑着脑袋,将他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会,最终评价道:“出去一趟,愈发人模狗样了,锦袍上身,便是衣冠楚楚,前提是你不开口说话。”

“还说在边关有一次外族侵扰,你大半夜孤身入敌营,把人家老巢给端了,可真有此事?”

楚玺云手指抓了把对方的青丝,静静地盯着南宫凛的睡颜瞧,瞧着瞧着,自己也跟着睡了过去。

说着,藏在身后的手握拳伸到楚玺云面前,而后张开,一枚穿着红线的玉石静静躺在他的手心里,晶莹剔透,中间凝着抹血红,仔细瞧,玉石左下方,还刻着“大美人”三字。

南宫凛抬起他下巴:“这可是天下难寻的宝贝,凤凰血玉,上面的字,是孤刚刚找工

楚玺云慢悠悠喝着,边道:“朕怕被狼崽子抓去滚雪球,可不就得吃得更瘦点。”

楚玺云盯着他看了会,然后意外配合地点了下头,拿起毛巾给他擦起发来,边擦边问:“军营两年,过得如何?可有人使坏心思算计你的?常将军在回信里,可一个劲的跟朕说你刻苦极了,没日没夜地练武,贼吃苦耐劳。”

南宫凛舔了下虎牙:“你瘦成竹竿,狼崽子就拿你削成把利剑。好歹你现在是天潢贵胄,就喝这么一碗粥,寒碜死了,简直丢了皇家颜面。”

楚玺云打着哈欠:“狼崽子呢?”

楚玺云摆摆手:“那便传些膳食过来,大鱼大肉就不必了,朕想吃些清淡的,让御膳房熬碗皮蛋粥吧,其它的,便算了吧。”

“孤睡会儿,困死老子了。”南宫凛并未往龙床上躺,而是爬上了贵妃榻,然后头一歪,倒在楚玺云双腿上,闭着眼睛抱臂道:“为了早日见美人儿,孤可是没日没夜地赶路,你得让孤枕会,等下醒了,孤赏你个礼物。”

他握住楚玺云的手腕,纤细得让他有种一捏就断的感觉:“小爷做事虽然恣意妄为,狂傲不羁,但都是建立在自信的基础上,老子不走没有把握的歪路。”

指尖摩挲过对方的剑眉,楚玺云道:“困了就去睡儿,等吃晚膳时朕再叫你,还是你要吃点东西再去睡,饿吗?”

楚玺云与他对视了会,又再敲了下脑袋:“老子,小爷,你在军营里是不是也老是这么自称的?”

南宫凛赤足踩过毛毯,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墨发,甩了几滴水到楚玺云脸上,而后扔给他一条毛巾,蹲在了楚玺云面前,道:“给孤擦发。”

南宫凛吊着眉梢:“老子既然敢去,就断然不会有事。”

待楚玺云刚好喝上皮蛋粥时,南宫凛也刚好回来,见状,咋舌不已:“你就吃这么点?难怪瘦得跟竹竿似的。”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目录 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