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舞文学网
重生之要做后宫三千人 >第十八章 你有我有不稀奇 第(1/2)分页

第十八章 你有我有不稀奇 第(1/2)分页

[【网站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】

]

“大可不必,朕谁也不稀罕。”

南宫凛顶着暴躁起床气,抬手一指门外:“死或者滚。”

太监硬着头皮:“可皇上吩……。”

每个字恨不得咬碎了。

“去哪儿?”

床上的人翻身往里侧挪。

这狼崽子真是坏得很,一出生的胚子肯定就是黑的。

沉默半响,南宫凛咬着牙:“还不放开,想伺候老子呢?”

南宫凛翻身往里滚。

楚玺云拿眼瞪他:“滚。”

南宫凛直接打出一掌,上等的紫木桌就这样粉身碎骨。

“不是冷吗?好哥哥给你捂着呢。”说着,还朝楚玺云的后脖颈里吹气,似有若无,如三月的风,撩人得很。

翌日天刚破晓,就有太监和婢女们端着托盘鱼贯而入,屈膝跪在床两侧,最前头的太监道:“早朝时辰要到了,奴才们伺候殿下更衣洗漱。”

“你把云哥哥给本公主放开!”楚馨月气急败坏,因此说出的话便有些口不择言:“你不过就是一个野杂种,有什么资格配得上云哥哥,你就应该滚回乡野去,死在那里!”

楚玺云拍了下南宫凛:“放开朕,腰要被你箍断了。”

楚玺云叫住他,南宫凛闻言转身,冲他笑,带着点痞坏:“太子寝殿难道不在东宫,而在养心殿吗?美人儿你这话,问得是不是多余了?还是想翻孤的牌,留下来侍寝呢?”

楚玺云道:“不能,既然回京了,便要与诸位大臣见个面,也要开始学习政务,更何况,将来你当上皇帝,早朝是避不了的,习惯要从现在开始培养。”

“……。”

“偌大的人了还赖床,你丢不丢脸?在军营里头也这样?”楚玺云将扯着被子不让人睡,南宫凛猛地抓住他手腕,把人扯到怀里,而后被子兜头一盖,抬腿压着人。

南宫凛拉高被子,十分烦躁地挥手赶人,楚玺云伸手去扯他被子,冰凉的双手往他脸上贴,南宫凛睁开一只眼,目光危险,楚玺云毫无畏惧地对视上去,道:“起来,更衣上朝。”

楚馨月在他的视线中委屈地抿唇。

楚玺云烫手似的忙

“……不去。”南宫凛抓了抓头发:“老子刚回来,就不能让我好好睡个安生觉吗?”

太监状着胆子抬眼瞧了下,又快速恭敬垂首,把方才的话再次重复一遍。

楚玺云本能地伸手胡乱挣扎,这一挣,手就碰到了不得了的地方,而这一碰,原本迷迷糊糊地南宫凛浑身一抖,霎时精神起来。

“……。”

南宫凛哼笑一声,撤开身子站起来,伸手拨了下楚玺云颈间的血玉,笑出声:“这可是孤难得生出来的一片良心,好好受着,记不记得便随你,反正良心这东西,也没什么好稀罕的,行了,夜色已深,孤回去补觉。”

楚玺云抬眸,盯着南宫凛的下巴瞧:“她是你皇姐,虽不是同个肚皮里蹦出来的,但到底同父,血缘关系还是有的,做什么见面就怎么欺负人的。”

嘴上说着嫌弃,后背还是贴着南宫凛胸膛,比汤婆子和炭火狐裘等都要管用的人形暖炉,不好好利用岂不是浪费资源。

南宫凛也瞧他:“人跑了,你心里欢着呢,还要口是心非教诲孤,要不,孤现在就把人追回来,换她抱你捂着,如何?”

“放肆,二公主请慎言。”楚玺云皱眉,面容如霜,他不笑时,气势瞧着十分逼人。

楚馨月抽泣着跑出去。

众人在皇命和保命间挣扎了会,随后在南宫凛杀人的视线中忙不迭躬身退下。其中一个太监小跑着到养心殿,将情况禀报给楚玺云,楚玺云闻言,揉了揉眉心,裹紧身上的狐裘,亲自来到东宫叫人起床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目录 书签